貨車司機通過網絡平臺跑單何以越掙越少?(主題)

工人日報—中工網記者 陳華 唐姝


(資料圖片)

閱讀提示

近期,4家互聯網道路貨運平臺公司因壓價競爭、多重收費、違規運營被相關部門約談數次。貨車司機一邊抱怨平臺定價不合理、跑一趟不夠成本;一邊卻又不得不通過平臺接單上路。對此,專家建議,平臺盡快完成整改,政府相關部門可出臺合理指導價,同時加強對平臺的監管。

壓價競爭、多重收費、違規運營……日前,交通運輸新業態協同監管部際聯席會議辦公室,再次對滿幫集團、貨拉拉、滴滴貨運、快狗打車4家互聯網道路貨運平臺公司進行提醒式約談。

約談指出,部分平臺公司依然存在損害貨車司機合法權益的問題,要求及時整改到位,維護公平公正的市場秩序,暢通貨車司機投訴舉報渠道,全力維護貨車司機合法權益。此前,7月8日,交通運輸部已在兩年內第三次以同樣的問題約談此4家平臺。

網絡貨運平臺屢遭約談的背后,是貨車司機面臨運價低迷、平臺抽成比例高、收費不透明等現實情況。貨車司機為啥越掙越少?行業又該如何健康發展?

定價不合理,跑一趟還不夠成本

“現在基本很少在平臺上接單了,不僅不掙錢,有時候跑一單的運價還不夠成本?!卑不瞻矐c貨車司機吳師傅給記者算了一筆賬,跑一趟500公里的單子,平臺給出的運費價格為1500元,而僅路橋費和燃油費的成本就要支出近1500元。

記者了解到,以某貨運平臺為例,貨主方通過“貨主版APP”錄入貨源信息并確定所需車型,在輸入運費環節可選擇一口價或電議兩種模式。電議為司機與貨主聯絡議價,確定交易后簽訂運輸協議;一口價則是搶單成功的司機與貨主簽訂協議,沒有議價環節。通常情況下,平臺會推薦一口價模式,并提供運費參考價。

而對于平臺的定價,不少司機認為明顯低于市場價。有廣東的司機發布短視頻質疑:一趟247公里的行程,4.2米車型運費1027元,6.8米車型運費卻只有541元,這樣的定價合理嗎?

此外,運費中還包含100元~300元不等的中介費,以及平臺抽取一部分技術服務費。而技術服務費的抽取比例則讓司機們十分疑惑。在安徽合肥司機陳師傅的車友群里,一趟運費400元的跑單,技術服務費卻收了32元。

記者打開另一貨運平臺的頁面顯示,平臺提供了貨源信息完善、交易撮合、專屬客服等優質服務,故收取一定的費用,且根據當前市場環境、車貨供需、運價因素、交易路線、貨源信息等系統自動測算。然而,有司機反映,相同里程數、相同的卸貨點,技術服務費卻有高有低。

另一引起強烈不滿的是,有平臺向司機“會員+抽成”雙重收費。記者了解到,以合肥地區為例,某平臺會員費分為189元、349元、519元/月三個等級,均可無限接單,會員費越高,每一單收取信息費的比例也越低,分別為11%、8%、5%。而非會員司機每天只能接兩單,信息費則收取15%。

“不買會員,就只能等到別人剩下的、不想跑的低價單?!眳菐煾嫡f。

入行門檻低,車多貨少競相壓價

在成為貨車司機之前,陳師傅是一名水電工,入行13年的他見證了數字平臺帶給公路貨運市場的重塑和變遷?!耙郧岸际峭ㄟ^物流園、停車場里的‘小黑板’或者信息部(貨運中介,也稱‘黃?!﹣韺ふ邑浽??!?/p>

2010年前后,車貨匹配平臺如雨后春筍般涌現,高峰期達到近300家。曾主持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技術變遷與卡車司機的工作重塑研究”、中國勞動關系學院勞動關系與人力資源管理學院教師周瀟認為,網絡貨運平臺提高了貨物運輸效率,縮短了司機搜尋貨源、等待配貨的時間和成本,同時也產生了運價探底、交易風險增大等諸多問題。

“平臺匯集了大量司機,每一票貨所有司機都可以看到,只要時間允許,貨主總能找到出價最低的司機。司機的議價空間和能力被削弱,為了維持與之前相當的收入,他們必須付出更多時間,承擔更繁重的勞動?!敝転t說。

在卡車司機聚集的網絡社區,一位司機質疑平臺惡意壓價、擾亂市場秩序。一趟重慶到江蘇訂單,本來和貨主談好的價格是8500元,但是貨主通過平臺探價發現,6000元就能找到司機跑單。

為什么低價貨會有人拉?

陳師傅表示,一是貨源越來越少,且一些司機的固定貨源逐漸流失到平臺;二是買車門檻低,導致市場行情車多貨少。0元首付、包貨源、“一條龍”服務等誘人條件吸引了不少卡友買車入局?!爸恍枭矸葑C,車子就能開回家,這些盲目入行的司機每月要還1萬多元的貸款,不跑不行,只能通過拉長跑量來增加收益?!睋悗煾盗私?,近年來,這一部分司機的比例越來越大。

此前,一位名為“大師兄”的視頻博主分享了自己2018年~2020年的運營費用和收入。3年間,從東莞到中山的運費環比下降了20.5%,每年下降6.83%。這也使一些司機已經或正在從貨運行業離開?!?018年往后,我每年的收入至少減了三成,也正在考慮轉行,但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标悗煾嫡f。

全能保障沒保障,司機期盼維護權益

“運費必追,放空必賠,訂金必?!?,網絡貨運平臺打出這樣的全能保障口號。然而,記者在互聯網投訴平臺搜索發現,有司機反映:“到達裝貨地,等了5個多小時沒有裝到貨,平臺未賠放空費”;還有司機反映:“完成訂單后不付運費,平臺只是封掉了貨主賬號后就沒了下文,沒有追回運費”。

“平臺收了費用,但是該有的保障和服務都沒有,平臺對貨主和司機雙方也沒起到約束和監督的作用?!标悗煾蹈嬖V記者,平臺對貨主和貨源的審核并不嚴格,有時會碰到虛假訂單的情況,而平臺的客服電話總是打不通,要么就是機器人客服,投訴往往不了了之。

近期,江蘇省南京雨花臺區人民法院審理了一起利用貨運平臺APP詐騙的案件。2020年3月至6月,被告人利用貨運平臺發布虛假信息,誘騙貨運司機接單并支付每單300到1000元不等的運單定金,隨后通過拖延、拉黑司機等方式,騙取全國377名司機18萬多元。

在周瀟看來,平臺有責任保障市場的正常交易秩序,通過技術手段使整個運單過程在平臺上有軌跡可循,并進行監管和追責,暢通司機投訴反饋渠道,降低司機維權成本。此外,還應尋求各方資源和力量,形成社會合力,共同幫助和維護貨車司機的合法權益。

“相關部門可以組織業內人士、專家等進行調研,測算并出臺合理指導價,同時加強對平臺的監管,相關計費規則、收費明細等讓司機能明確、清晰地知曉?!敝転t說。

標簽: 貨車司機 技術服務費 合法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