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0日上午,中國能建安徽電建一公司承建的越南風電竣工投產了。歡慶儀式結束后,在回生活區的路上,安裝班班長張勝永向新進的組員講起了十年來他在新能源建設工地上的點點滴滴。

2012年新年那天早上,山西平陸風電施工現場氣溫驟降至零下15度,當時張勝永帶領組員正在組裝風機葉片,配合作業的吊車卻突然“熄火”了。操作工檢查發現是燃油油管結冰所致。清理掉油管內冰渣,吊車恢復正常。但不到10分鐘便“舊病”復發。

“要查到‘病因’,才能對癥下藥!”張班長說,他擰開油箱蓋,便看到燃油表層浮起一層冰凌。必須把冰凌清理掉,才能保證吊車正常作業。他摘下手套,準備伸進油箱清理,因棉衣衣袖太厚,手伸不進去。于是,他就解開衣扣,裸露出右臂,伸進油箱撈冰凌。他被凍得瑟瑟發抖,鼻涕不斷。撈完冰凌,同事們心疼不已,為了讓大伙放心,他跳了一段新疆舞,逗得眾人哈哈大笑。


(相關資料圖)

收工后,張勝永準備為吊車更換耐寒的特殊型號燃油,但跑遍了附近幾個鄉鎮都沒找到。沒辦法,只好在作業前用熱水澆油管、油箱解凍,再用厚棉被包裹油箱保溫。那段時間,安裝班在上工時每人都拎著兩個暖瓶。防凍措施得力,撈冰次數減少到一天兩三次。

與“撈冰”相比,工器具短缺才是最大的“攔路虎”。張勝永說,風力發電機附件多為玻璃鋼材質,特嬌氣,使用傳統的鋼絲繩、尼龍吊帶等起吊繩會造成破損。當時國內風電建設處于起步階段,市場上還沒有專用起吊繩。為此,風機安裝只能“化整為零”,單件吊裝,致使安裝速度緩慢。

“沒有專用工具,我們自己‘造’!”張班長說,那段時間,他們白天上工,晚上在租住的民房里,圍著火盆搞發明。最先發明的“復合起吊繩”,是大伙將尼龍繩、麻繩等七種不同材質的繩解開,按比例揉搓而成。通過模擬吊裝作業,再“嬌氣”的附件都能夠確?!昂涟l無損”。投入使用后,吊裝速度比以前提高了三倍。

隨后,班里又琢磨“造”扳手的事兒。風機固定螺栓材質特殊,市場買不到專用電動扳手,安裝班只能用人工擰緊和大錘敲擊的笨辦法,螺栓安裝速度慢如蝸牛。大家集思廣益,發明了新型液壓扭力扳手,使這一難題迎刃而解。

安裝班負責吊裝的20臺風機分布在海拔達1000來米的20個山頭上,山體陡峭險峻,通往施工點道路也蜿蜒曲折。張勝永說,開工初期,有不少施工同行來工地參觀時,無不為安裝班捏把汗,擔心作業環境復雜,出安全事故,也擔心工器具短缺,不能如期竣工。

歷經拼搏,平陸風電項目提前30天竣工投產。投產當天,張勝永便接到轉場河北承德風電工地的通知。班組收拾行囊,立即出發。

承德作業環境比平陸還要艱難,盤山公路,機械進場難度加大,安裝班用大功率的裝載機前牽引助力,裝載機在后面起保險作用,以防爬不上坡造成“滑坡”事故。開工的第3天突降大雪,凍土層加深,1米5深的電纜溝,挖掘機大油門工作半個臺班也只能挖20來米。這條集電線路不僅是施工用電的通道,而且還是附近村民和牛羊的越冬生命線。為此,項目部在作業區搭帳篷,24小時連軸轉進行突擊性挖電纜溝。

在安裝期間,每周兩次“光伏技術培訓”,再忙再累,準時開課,無一人缺席。因為大家都知道,這是技術更新與充電。就在承德風電竣工投產的第二天,安裝班調到光伏發電工程項目部,先后參加了12個項目的施工。張勝永說,貧困山區村民對光伏發電增收那期盼的目光;世界最大漂浮光伏發電投產時,歲數大的村民喜極而泣,說采煤塌陷區變成了“聚寶盆”;新疆哈密50兆瓦熔鹽塔式光熱發電項目投產,那天鑼鼓喧天的歡慶場景……每當遇到作業難題,他就會回想起那感人的一幕幕,增添了他攻堅克難的信心和決心。

去年夏天,張勝永和工友走出國門來到越南承建風電項目,這是一項從設計、制造到施工的一條龍“交鑰匙工程”。張勝永說,工程移交后,他們將奔赴公司土耳其光伏發電項目,繼續為建設“綠色地球村”出把力。(夏忠)

標簽: 的點點滴滴 投入使用 挖電纜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