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組現場

9月8日凌晨,唐古拉地區氣溫驟降,6時許,狂風過后,一場大雪突襲,不多時,天地白茫茫一片。


(資料圖)

唐古拉,意為“雄鷹飛不過去的高山”,其越嶺地段是青藏鐵路全線自然環境最為惡劣的區段?!帮L吹石頭跑,氧氣吃不飽,四季穿棉襖”,冰雹、大風、嚴重缺氧……唐古拉山是座名副其實的“風雪倉庫”。

“立即組織職工,準備給唐古拉北站道岔除雪,要注意清理雨量計,防止積雪融化造成雨量計報警?!?時10分,接到命令,青藏集團公司格爾木工務段唐古拉線路車間副主任馬寶青迅速組織職工安排除雪任務。經過簡短的交代,唐古拉線路工區副工長蘭新彥帶著7人組成的除雪隊伍,驅車向海拔4955米的青藏鐵路唐古拉北站出發。

唐古拉線路車間地處青藏鐵路的制高點,管轄著青藏線唐古拉山麓125公里鐵路線路。這里平均海拔4890米,空氣含氧量僅為平原地區的50%,年平均氣溫零下5攝氏度,最低氣溫零下40攝氏度,地表常年冰雪覆蓋,氣候變化莫測,鐵路路基全部架設在常年凍土之上。

頂著漫天的大雪,9時30分,7人組成的掃雪隊伍到達唐古拉北站。大家帶好掃把、鐵鍬、鐵鏟、噴燈等除雪工具,首先趕往東咽喉,投入緊張的除雪大戰中。

“大家注意腳下,小心滑倒,這里海拔高,清掃時不能用力過猛?!碧m新彥一邊提醒大家,一邊揮動掃把清掃1號道岔劃床板上的積雪。呼呼的冷風中,鐵質工具與鋼軌尖銳的撞擊聲清晰入耳。由于極度缺氧,大家都氣喘吁吁,口中的哈氣在睫毛發梢上很快結成一層水珠。

“在高海拔、高寒缺氧的唐古拉地區,夏季只有短短兩個多月,6月飛雪、9月穿棉襖司空見慣?!瘪R寶青說,遇有大雪大風天氣時,落雪會不斷堆積在道岔基本軌和尖軌中間,若不及時清除,會造成道岔卡阻而影響正常行車。

一年四季,天路職工們時時刻刻嚴陣以待,對他們而言,9月除雪早成家常便飯。

高原天,孩兒臉。10時10分,雪花漸漸停落,天空也漸漸放晴。道岔積雪全部被清理干凈,職工們開始用棉紗細細擦拭滑床板,擦拭干凈后,他們在錚亮的滑床板上涂上潤滑油,經過轉換試驗,全站道岔轉換良好,除雪宣告結束。

結束了除雪任務,除雪小組馬不停蹄地來到海拔超過5000米的唐古拉至唐古拉南站區間,對青藏鐵路K1422+300處線路開始起道維修作業?!坝捎诜e雪,路基濕滑,平時4個人能輕松抬起的搗固機,我們7人全上陣都倍感吃力?!碧m新彥說。

盡管陽光刺眼,但雪后的高原異常寒冷,冷風吹來,堅硬冰冷的雪粒撲打在臉上,刺痛難忍?!耙欢?、一二!”隨著一聲聲有節奏的口號聲,搗固棒在鋼軌底部的石砟中奮力震動,口號聲和搗固機的轟鳴聲響徹空曠的雪域高原……

標簽: 青藏鐵路 馬不停蹄 名副其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