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案】

工作中,有勞動者認為繳納社保用處不大或者費用太高而選擇與用人單位協商,自愿放棄單位繳納社保,申請社保補助以工資折現的形式發放。這種經雙方協商的不繳社保行為是否有效呢?

近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塔城地區中級人民法院審結了一起案件,認為烏蘇市某保潔服務中心與阿某協商不繳社保的行為違反了法律、行政法規強制性規定而無效,判決烏蘇市某保潔服務中心支付阿某養老保險待遇損失6萬余元。


【資料圖】

【案情回顧】

阿某自2012年1月至2018年12月在烏蘇市某保潔服務中心工作,工作期間被派遣至烏蘇市人民醫院從事保潔工作。保潔服務中心登記類型為個體工商戶,經營者為李某迎。

因繳納社會保險事宜產生糾紛,阿某向烏蘇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勞動仲裁,經裁決確認阿某與保潔服務中心存在勞動關系。阿某稱在此期間保潔服務中心未替其繳納社保,遂提起訴訟。

李某迎提交《申請書》一組,證實阿某自2012年至2018年期間提交申請書,內容為自愿放棄社會保險,申請由保潔服務中心給予相應的社會保險補助,由其本人自己購買。

根據烏蘇市社會保險中心出具的《社會保險個人交費匯總單》及《回函》顯示,截至2022年1月27日,阿某2013年1月至2018年12月合計需要補繳74786多元,其中單位繳納35284元,個人繳費14749.44元,利息24783.34元。

【庭審過程】

審理過程中,阿某請求判令李某迎賠償其城鎮養老保險損失35284元,利息24783.34元,合計60067.34元。

李某迎表示,阿某每年都出具申請書承諾放棄社保,由單位給予相應補助,現又以單位未繳納社會保險為由主張損失,違反誠實信用原則。且在糾紛發生后,單位積極解決問題,協商阿某返還單位發放的社保補助,并各承擔一半未繳社保而產生的利息,但阿某不同意。因沒有業務,保潔服務中心于2021年8月申請注銷。事情一拖再拖,非單位原因導致,故單位不應當承擔阿某的任何費用。

法院認為,《申請書》中雖約定工資以補貼的形式折現社會保險費給阿某,但該約定因違反了法律、行政法規強制性規定而無效,并不能因此而免除單位為勞動者購買社會保險的法定責任。同時,因保潔服務中心未為阿某辦理社會保險手續,且不能補辦,導致其無法享受養老保險待遇,保潔服務中心現已經注銷,李某迎作為民事責任的承擔主體,應賠償其養老保險待遇損失。

【審理結果】

法院判決李某迎應當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阿某支付養老保險待遇損失60067.34元。李某迎不服提起上訴,二審維持原判。

【以案說法】

本案的爭議焦點是雙方約定放棄繳納社會保險費并以工資補貼形式發放的行為是否有效。根據勞動法第七十二條規定:“社會保險基金按照保險類型確定資金來源,逐步實行社會統籌。用人單位和勞動者必須依法參加社會保險,繳納社會保險費?!?/p>

因用人單位和勞動者繳納的社會保險費中除了部分進入個人賬戶外,其他大部分資金將進入公共積累,用于社會統籌,若用人單位和勞動者協商同意放棄或以較低的基數繳納社會保險費,則勞動者在放棄自己權益的同時,也侵犯了國家利益,該行為是被法律所禁止的。

標簽: 服務中心 社會保險 養老保險